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第七夜,久等不明

3.蒙尘月明

第七夜,久等不明 颜值代表 2103 2018-09-14 21:50:07

  而一路狂奔的李维这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他这人也精明,一路上跟别人借电话给公司秘书打电话,让信号追踪不到自己,每次问话不超过一分钟,这样就不会被安娜定位到。

  安娜这两天也特别平静,也不吵也不闹的在李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坐着打游戏,一直打到通关,看来他是蓄谋已久的避开自己。

  不然怎么手机都在别人身上,肯定是他放进去的。安娜拿着他手机帮他没有打通关的游戏打通关了。

  没事的刷了刷朋友圈,看到他的自拍就觉得太自恋了,但是打开手机相册居然看到了一张照片是湖泊的。

  这是一张湖泊在酒里下药的照片,那张脸有点稚嫩非常白皙,她身着侍应服装,但是看照片拍摄的时间是六年前,不在国内,场面上全都是欧洲面孔。我的天啊,黑天鹅居然那么小的时候就坏透了。也对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这种女人男人知道了估计也得睡觉都防着。

  不对,六年前,李维也在国外,李维居然还感聘用她,真的是不怕死啊。安娜虽然言听计从湖泊那是因为湖泊每次指示她做的事都是她心里所想的。再说一个男人存着女人照片干嘛,删了,也帮湖泊再一次毁灭黑暗历史,其实她还是觉得有这种人在世界上,有些黑暗的法律制裁不了,她却可以制裁他们,何必在意用的什么手段,还是法律武器,只要还了公道就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身边人没有受到伤害不是吗?

  李维要是知道删掉了这张照片他非气死不克,你以为能稳住湖泊在公司上班,就是简简单单的运营总监运营公司吗?那是她可以安内攘外,成为清除企业蛀虫的啄木鸟。这种人有价无市场啊,本来还打算用这个稳住她继续在公司上班,她的身份可不简单的。

  安娜继续翻手机,一看都多数都是些工作汇报,没有点吸睛的内容,也只有桔宝偶尔调戏下李维,发些荤段子。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这女人真的是够够的,桔宝真的是美男帅哥都不放过啊。

  看了看微博,发现李维也是够无聊的,居然有微博小号,自己给自己点赞,自我感觉良好的大度表扬自己。还给自己拉票,这太滑稽了,关键用小号可以关注公司所有人的微博。一看就知道假水军,水的没有真实感,不知道怎么蒙混过关的。

  看到桔宝的博文了,一看全都是帅哥,居然去旅游了——乌镇

  怪不得巨头都不在公司,莫非都去乌镇了,连湖泊都没有看见,莫非他们偷偷去玩了,他们是拒绝拍照的,看来去乌镇肯定能找到他们。

  公司保密出去玩的,怪不得她问湖泊去哪里了,他们回答是公干去了,都干到哪里去了。

  于是安娜也领着行李去乌镇捞人去了,她要去找李维,带上了李维的手机,看来用李维手机发信息很快就有人接应她。

  星辰的手因为不能受寒气湿气太重的地方容易像万蚁噬心一样疼,他穿的有点单薄昼夜温差比较大,他感觉有点不适。

  乌镇虽历经2000多年沧桑,仍完整地保存着原有的水乡古镇的风貌和格局,梁、柱、门、窗上的木雕和石雕工艺精湛。当地的居民至今仍住在这些老房子里。全镇以河成街,桥街相连,依河筑屋,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古色古香,水镇一体,呈现一派古朴、明洁的幽静,是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石板小路,古旧木屋,还有清清湖水的气息,仿佛都在提示着一种情致,一种氛围。

  三个人分开了,分三条线去寻人,他昏昏沉沉的走到一条胡同里面,前面就是有个挂着纸灯的民宿,照耀着他回家的路。

  这时候的阿婆抹黑的去收铺晒在她门口平台上的干货。湖泊刚好出去玩回来一天,手里面打包了一份饭菜,大米很香甜,里面有鸡汤还有菌菇炒肉片,是送去给那个舍不得点灯做饭的阿婆,每次眼神又不好,饭做的都是黑呼呼的,实在没法下咽,但是她却每次孤零零的吃完了,没事的时候就坐在门口等待着,眼神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个胡同。

  湖泊看着她又在哪里拿着簸箕在收她的宝贝,手在哪里捡拾着。

  湖泊帮着捡很快捡完了,阿婆就起身湖泊一把接过,放在一边,拉她在门口石凳上做下,顺手搬来一个高凳,像对待小朋友一样让她坐下别忙了,把刚才打包的还是热乎的饭菜布置开来,将勺子递给她,阿婆看着这些饭菜眼泪婆沙,她很久没有喝过鸡汤了,后院的鸡她养大希望子女回来吃,可是一等就都死了,天气寒冷的时候运气好会活下一两只,运气不好会有鸡瘟全都死完了。

  湖泊示意她快点喝,不然冷了。阿婆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呼呼喝起来,脸上都是幸福。

  这一幕在长廊中端的人以为看错了,那个笑容璀璨的人是湖泊,她从来都不对她这样温暖的笑,她给的微笑都是没有温度的,不是发自内心的。她骗他都不会施舍他一个微笑,不曾。

  风有点凉吹的湖泊有点切切发抖,这时候的星辰感觉到头重身轻,他现在趁自己还有点力气,要去抓住她,不让跑了的。

  湖泊还在给阿婆掰筷子的时候,她的手居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整个人被向上拉起,她马上反应过来,猛的一看。

  她的瞳孔都是可怖,还有害怕,那个男人就离她一个缝隙的距离。

  “湖泊!”星辰咬着牙叫出名字,他现在不知道什么情绪,有点气愤,因为那个笑容不曾给他,还是因为湖泊被他找到了,但是之前想对她说的话又咽下去了。

  她对他没有一点点心疼吗?

  湖泊挣扎,她要离开,她要走,她使出浑身解数一甩两个人中心不稳,就要摔倒绊到了靠椅凳那个阿婆放饭菜的凳子,阿婆反应快移到一边去了。可是要看就要摔倒饭菜上去了,而且会是湖泊承受重力,就在哪一瞬间,换了个位置,星辰护住了她,她倒下去的是把饭菜打翻余热的饭菜都泼在了倒地的那个人身上。

  湖泊吓得立马起身,刚要起身,发现星辰闭上了眼睛,手松开了,一身狼狈都是饭菜。

  湖泊吓到了,她从来没有此时慌乱,这个人就算给他一刀他都会抓住她一起入地狱,这会居然一动不动,她用粘了饭菜的手碰了一下星辰的鼻翼,不小心触碰到他的脸,好烫,好烫。

  命运弄人,既然我们选择没有爱情,那就随其自然吧,你要一意孤行,也没有办法,黑天鹅从来都喜欢遗世独立。

上一章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目录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下一章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目录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设置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书架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返回书页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