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云谷站寄存店

第三十八章 逮捕嫌疑犯

云谷站寄存店 矢衍 2261 2018-09-14 21:52:59

  一收到居民的报警,警局立马出动了三支队的警力。

  大家对王虹在开会上的分析记忆犹新,根据他的推测和分析,内衣盗窃案的贼是因为心理扭曲才会作出常人不会做的事,同时也就是绑架镇上三名失踪孩子的绑架犯!

  这几天警局里的人除了保洁员大多为了连环绑架案和连环盗窃案而几天几夜不曾合眼,更有甚者拖着疲乏的身子硬是开车到省外的一个村子,目的就是为了一个没有根据的线索。

  忙活了几天,都没查到一丝真正有用的线索,接到街坊的报警电话时,局子里所有的警察全都振作起了精神,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抓住这个兔崽子!

  云谷镇的警察局工设有四支支队,每队五人,这天出警的正是王虹所在的支队和其他两队。

  十几个人穿上了柜中沾灰的防弹服,在抽屉里拿出了许久不曾用的配枪。大家都想象着这个绑架孩子又偷内衣的变态会有怎样的面孔。

  孙队曾说过,这个绑架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孩子绑走说明是镇上的居民,长相一定是大家不曾注意的路人脸。怀着忧虑但又亢奋的心情,大家坐在警察里调整着呼吸。

  警车开进泗州路时就遇上了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的馒头铺。

  当然,住在泗州路的街坊并没有那么多,大多是来自其他街巷的居民还有几个是连环失窃案的报案者,其中两个在路人搀扶下哭得泣不成声就是绑架案中被绑孩子的母亲和奶奶。

  “警察来了!”不知道是谁先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随后人们朝街口望去,几盏蓝红色警车灯闪烁着,依稀能透过刺眼的光和车玻璃看见坐在车子前排的两个警察神情严肃,像是准备好一场恶战。

  随后,警车停在一边,十多名警察迅速下车跑向馒头铺,镇上的人们也快速让出一条道。

  警察们下车时就开始疑惑,镇民们怎么不怕这个绑架犯,还这么奋勇得去围堵这个混蛋。

  于是所有警察小跑进了人群……

  一个神情恐慌带着泪痕的干瘦中年男人畏缩在一辆三轮车旁,“阿巴阿巴……”得向四周诉说着什么,同时打了两巴掌在自己本就憋红的脸上。

  “看,他这就是畏罪惩罚自己,我呸!活该!早该把他关局子里。”

  人群中窃窃私语声不断。

  此刻姜祁就站在人群最里面一圈,显得不知所措。

  她只是想抓住这个偷内衣的贼,但她并没有意识到,大家会将镇上被帮孩子的罪责也怪在他的身上。她捂着自己的内衣望着奔来的警察,还有那个吓得张皇失措的哑巴。

  三队警察陆续穿过人群,然而这个嫌疑犯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一个警察索性就放心拍了拍腰间的配枪。

  “哈!可让我们逮着你了!让你跑!”王虹冲上来,将阿巴一下扑倒在三轮车上。

  阿巴的脑袋被强制按在纸板上,混着灰和泪泣不成声。两只手背在身后,随着“咔!咔!”两声,他感觉手腕上的多了两环冰冷的铁器,同时,心也瞬间变成了死灰。

  “啊、啊啊……”阿巴呜咽着,在人们的唾弃中被押上了警车。

  “警察同志干得好!”一个挤在人群中的大叔吼着,随后是一阵附和的赞扬声。

  看着嫌疑犯被押上了警车,王虹挺着腰站在人群中底气十足得询问着,“谁是报案人啊?”

  一位大叔邀功似的举起了手,“我!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

  “那随我们走一趟吧。”王虹右胳膊在空中一划。

  “啥?我也得跟着去啊?”大叔的脸上排满了褶子,带着口气的嘴巴一列,几个大黄牙露了出来。

  “那当然啦,你报的案,得过来和我们说说起因经过啊。”

  听完大叔紧忙着摇了摇手,“哎呀呀!我不是抓着这孙子的人啊!喏!陈阿婆喊了贼我们才过来的!”

  王虹刚转身向陈阿婆,陈阿婆那脑袋也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这老头!可不是我,是这丫头发现的,呐!这一地的胸罩都是她翻腾出来的。”

  案发目击者的交接棒一棒又一棒得传到了姜祁的手上。

  虽然是想要把这偷内衣的贼带到警察去报案,但真当这警察面对面得站在她面前时,她立马就变得结巴了,姜祁一脸懵得望着警察,“啊……我……”。

  “是你,发现了这个嫌疑犯?”王虹走到姜祁面前质问着。

  “是。”就一个字,刚说完,姜祁也被请上了警车。

  留下身后的一群镇民嚷嚷着,“看她年纪轻轻,没想到这么勇敢,小英雄啊……”

  “小张你去把那些证据都想办法带回局子。”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警应了一声,“好了,王哥,放心吧。”说完,转身向被散落的纸板围绕的三轮车,挨个捡起了丢失的内衣,望了一眼人群,寻找着什么。一个盘发的女人将内衣藏在怀里,但露出一条肩带。

  “这条也是丢失的内衣吧?”女警走向那盘发女人,扯着那条带子。

  “同志,你看那三轮上不还有挺多胸罩的吗,我这都找回来了。”她扭扭捏捏得嘟囔着,这本来丢了内衣就已经够窘迫的了,在这么多老头老太的注视下又要被拿走,这个盘发女人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

  女警还是一把扯过了内衣放在了怀里,“不行!这得走程序,犯人刚抓到,如果有需要还得请你们报案人来局子里再写一份笔录。”

  那女人皱巴着嘴,“啊?还得去趟警察局啊?”

  女警点了点头转身收拾着。

  不到一刻,围在馒头铺看戏的镇民陆陆续续散开,馒头铺的陈阿婆嘴里念叨着清扫了铺子前掉落的垃圾,抻着脖子望向红蓝灯闪烁的警车。

  随着车门声挨个一响。

  哑巴阿巴坐在警车里哭丧着脸,对着左右两边的警察不停得哼哧着,但是没有任何警察理会他,索性就将脑袋垂了下来。

  望着前面警车后排躁动不安的身影,姜祁的心里怎么也不对劲,她咬着嘴唇,咽了咽几口口水反复问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但是脑袋里一个声音告诉他,他是那个偷内衣的贼,不要怜悯他。

  最终,姜祁还是有些按耐不住心里的矛盾,询问着身边的一个警察。

  “那个人会坐几年牢啊?”

  “啧,那可不一定。要是他就只是偷东西,几年都有可能。”那个警察眯缝了一下眼睛,“可如果真的他还绑架了那些孩子,啧,判几十年都不算够。”

  姜祁一旁听着,皱起了眉头,虽然是为民除害抓住了内衣贼,但这英雄的名号却怎么也冠得不舒服。

  警车一路闪着警灯行驶在路上,不少街坊走到路边凑热闹,有的是捧着菜篮子,有的是嗑着瓜子,有的是叼着烟眯缝着眼睛。

  我不是被抓的犯人啊……

  默默得想着,看着外头议论纷纷的路人,姜祁尴尬地低下头。

  “呲……”

  警车突然刹了车。车内所有的人不住得往前倾。

  “谁啊这是。”

  姜祁抬起头,透过车窗依稀看到被前面警车挡住的身影。

  那人留着利落的短发,还有那双深邃的眼睛……

  “阿叔!”姜祁坐在车内惊讶得喊着。

上一章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目录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下一章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目录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设置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书架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返回书页
金沙线上娱乐网址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